丝瓜芭乐幸福

一个多小时之后,温柔和关明欣在酒店门口道别。

临走之前,她送了自己之前在包厢信手涂鸦的图画给关明欣。关明欣目送对方离开,只是眼底有些落寞。

直到看不见了,她才跟着唐以皓上车离开。在车上,她低头打量手里的餐巾纸。

温柔的画技堪比小学生,毫无美感可言,线条相当的稚嫩,关明欣看着想笑。她画的是艳阳高照天,小鸟叽叽喳喳地飞翔,白云朵朵,地上还有大树和草坪,大树下草坪上是一朵小花。

阳光正好,又……